当前位置:
追溯戴云山脉与台湾山脉的“缘”
  2010-04-25    阅读:

追溯戴云山脉与台湾山脉的“缘”
戴小颖   黄志森  徐建国
(福建戴云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  福建德化  362500)

2004年初,福建省委、省政府提出建设海峡西岸经济区的战略构想;2009年,国务院出台《国务院关于支持福建省加快建设海峡西岸经济区的若干意见》后,福建省各级党委政府相继出台了具体实施意见,构筑两岸交流合作的前沿平台成为了海西发展的重点和方向。为呼应海西发展,借助海峡两岸“地缘相近、血缘相亲、文缘相承、商缘相连、法缘相循”的“五缘”优势,戴云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科研人员开始追溯戴云山脉与台湾山脉特有的“缘分”,并将以此为基础广泛开展戴云山脉与台湾山脉的亲缘关系课题研究,搭建两岸学术交流平台,为两岸关系发展服务。

2009年7月,戴云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成功举办了海峡两岸(德化)首届生物多样性与森林保护文化暨中国第三届生物多样性保护与自然保护区管理建设研讨会,戴云山脉和台湾山脉独特的“缘”,在研讨会上得到了两岸专家广泛的认同,这份独特的“缘分”,我们将其规整为“五缘”,即“地缘”、“物缘”、“道缘”、“学缘”、“人缘”,亦或为“地相连、物相近、道相承、学相同、人相亲”。

一、地缘

在地缘上,闽台地理一脉相承.台湾山脉是福建大陆东侧的“界缘山脉”,台岛原本是“华夏古陆”的一部分,只是在地质史上的更新世后期,由于世界性气候转暖、大陆冰川融化,致使海面上升100米,才形成今夭的台湾海峡。尽管我们在地图上看大陆和台湾,中间被蓝色海峡隔断,但是,在并不很深的海水底下,它们是个连体的大陆块,台湾与福建是一体的。台湾海峡最宽处不足200公里,最窄处仅130公里,中间还有澎湖等岛屿,平潭岛离台北新竹港只有73海里。戴云山脉是大陆与台湾山脉区位最近的第一道同向山脉,呈东北——西南走向,斜贯福建中部,长约300公里,最宽处达100公里,从自然构造上看,两者一衣带水、遥相呼应,它涵盖了福建大部分地市,包括福州、莆田、泉州、厦门、三明、漳州、龙岩。由此,我们可以说戴云山脉与台湾山脉在地理亲缘上最为密切。

二、物缘

在末次冰期,海峡两岸通过陆地连为一体期间,从长江以南至台湾存在着一个大的动植物区系(可简称为南部区系);而目前台湾、大陆东部低地及西南部山地三者之间的生物分布格局正是这一共同区系片断化后对各自环境适应的体现。但从物种的起源看,台湾的许多物种渊源于大陆,只是经长期适应台湾的自然环境而部分有所异化,它可从两岸陆续发掘的古生物化石得到佐证。

据专家考证,台湾岛内和横断山区(东喜马拉雅)的高山植物景观带极其相似甚至是完全一致的,诸多的同种生物同时存在于台湾与大陆西南部山地和东部低地,而这种物种高度相似原因,专家认定是在冰川期间,这些大陆西南高山物种通过一系列山链传递至东部福建戴云山脉,然后通过大陆桥东移至台湾,最后退缩到高山上形成的。目前,台湾原生的植被恰恰就是福建植被的翻版,任何一个福建人到台湾去看的话,就如同走在福建戴云山的山中,像戴云山脉森林中常见的米槠、厚壳桂等亚热带森林群落,在台湾的森林里随处可见,戴云山也成为研究台湾高山植被起源、高山植物群落形成的一个关键地带,是大陆西南部高山植被东移台湾的一个跳板,这个跳板作用我们通过分子分析的途径可以研究出来。举个例子,台湾有一种玉山竹,大陆叫做箭竹,这种竹子一般分布在海拔3000米以上的高山地带,但箭竹(玉山竹)在戴云山保护区里却有着广泛的分布,由此不难看出戴云山脉与台湾山脉“物缘”的相近性和同一性,有着最为相近的生物亲缘关系。

三、道缘

中国儒家所主张“天人合一”,其本质是“主客合一”,它以追求人与自然界的和谐统一为目标。古代道家更是提出了“道法自然”的自然宇宙观,强调人要以尊重自然规律为最高准则,以崇尚自然、效法天地作为人生行为的基本皈依,以达到“天地与我并生,而万物与我为一”的境界和“自然无为”、“返朴归真”的生态伦理原则,并由此上升为“贵生”的生态道德观和“相生相养”、“和谐共存”的社会生活准则,而这些理念从古至今深深影响着戴云山脉腹地的居民。

台湾的先民们迁移台湾,面对严酷的自然条件和社会动乱,将其故乡的神明带到台湾,祈求超自然、支配万物的神明庇佑。这些民间信仰本身就是儒、佛、道混杂体,所以伴着这些民间信仰的传播,“天人合一”、“道法自然”等处事修身观和敬天祭祖的归源思想无不启示和影响着台湾人民。
清末学者杨浚在《四神志略》中列出的妈祖(即“天上圣母”)、广泽尊王、清水祖师、保生大帝、福德正神等福建主要神祗,即是闽南民间信仰神明的主要代表,在戴云山腹地和台湾都有着数以千计的庙宇和信众,广泛影响着两岸的民众。因此,戴云山和台湾民众有着相似的信仰追求和人生信念。

四、学缘

两岸同胞同文同种,讲的是相同的语言,使用的是相同的文字。尽管目前有繁简差异,但都是汉字体系文字,都根植于中华文化传统,都是传承、弘扬中华文化的重要载体。自古闽台两岸先民就同受儒道思想的教化,闽台学缘密不可分。康熙二十二年(公元1683年),施琅率清军平定台湾,郑克爽降清后,清政府在台湾设立一府三县,即台湾府、台湾县、凤山县、诸罗县,隶属于福建省,后即设台湾府学及三县县学。康熙二十六年(公元1687年),苏即以凤山县生员,参加首次台湾科举,并考中举人。
虽然明清后的几百年间,台湾海峡虽几遭人为禁隔,但学术交流从未阻隔,由于地理区位近,台湾都以福建(大多为闽南地区)为前站与大陆广泛进行科技文教、体育卫生、文学艺术等交流,据统计,台胞来闽进行文化、体育、科学、技术交流项目达400多项,人数达6300多人次;同时,闽台有许多相同或相似的学会、研究会,如南音研究会、莆田媚洲妈祖研究会、保生大帝学会、中医学研究会等等,而这些研究会大多设在戴云山涉及的泉州、厦门等地。由此,戴云山与台湾之间有着紧密的学缘关系。

五、人缘

“闽台一家,血浓于水”。现代考古学证明,在福建东山与台湾之间存在一座“东山陆桥”,这是大陆古人类迁移台湾的通道。南宋时期,福建人以澎湖为跳板,逐步移居台湾,到明末清初,在台闽籍人氏超出300万,目前,2300多万台湾汉族同胞中祖籍福建的占了87.6%,闽南人占到台湾人口的73%,闽南人是台湾最大的族群,而且保留了完整的习俗和文字,如在台湾岛上通行的闽南话也被认为是河洛话(河洛人即闽南人),在闽南一带流传年久的南音,在台湾也有这种音乐,并雅其名为汉唐古乐,用闽南话演唱,可以说,戴云山脉与台湾山脉有着全方位的人缘关系。

明清后的几百年间,台湾海峡虽几遭人为阻隔,但台湾各姓人民总是高举宗亲会的旗帜,历尽千辛万苦,冲破层层阻力,回大陆寻亲探祖,抄缮族谱携往台湾,例如:2001年,台中县的陈煌顺在耶稣基督后期圣徒教会台北的家谱中心看到陈家族谱的微缩胶捲影片后,开始了寻找陈家亲族大陆根源——戴云山下德化半岭春栗厝亲族的旅程。经过追寻,2006年他从德化县档案局查询馆内所藏二本陈氏族谱(《龙浔陈氏兰阳豹尾志》和《德化陈氏族谱》),经由德化人民帮助,找到春栗厝祖厝位置(《龙浔陈氏兰阳豹尾志》记载于23页)。并确认在《龙浔陈氏兰阳豹尾志》第277页与第837页记载之十世陈讳任即为台湾台中县大甲镇永春陈氏家族来台一世祖陈任公,陈煌顺本人为陈任公二房八世子孙。陈煌顺顺利的将台陈任公以后的家谱接上在德化半岭组居亲族的家谱。2006年,在德化乡亲的帮助下,陈煌顺找到了宗亲。

经过追溯戴云山脉与台湾山脉的“五缘”,我们更加认识到通过戴云山脉这个渠道,构建两岸生物多样性与生态建设交流合作前沿平台的重要性。戴云山自然保护区作为戴云山脉唯一的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构建两岸学术交流平台任重而道远。

[上一篇]:戴云山“绿色血脉”见证两岸同根缘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