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追 忆 父 亲
福建戴云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  2014-06-16    阅读:
 

“爸爸,父亲节快乐!”,当儿子与儿媳推开家门,各自手里提着一大袋礼物站在我面前时,我才突然想起明天就是6月15日,传统父亲节了。儿辈孝顺,让我老泪纵横,幸福得难于言状。同时,我也想起了我的父亲,一个很像朱自清先生《背影》里的可亲可敬的父亲。可惜,他已经离开我们好多年了。

我们家兄弟四人,我虽居长兄,却是父亲一生最为烦恼、最为揪心的一个孩子。

我小时候特馋嘴。到实验小学读书时,总喜欢在 “路尾巷”小路边的一个卖“桑糕”的摊子周边逗留。

一天放学后,太阳快下山,我看到那卖“桑糕”的“红脸蛋”姑娘还在那高声叫卖。那担子箩筐的四方木板上还摆放着大约半斤的一长条“桑糕”。她望了望我专注盯视“桑糕”的目光问我:“喂,小弟弟,你有钱吗?就剩下这一小块了,我便宜点卖给你吧。”我下意识地摸了摸上衣口袋,那里根本就没有半分钱。可我却说: “我有钱,过两天父母亲领工资会给我们的,这桑糕就先赊给我。”。“红脸蛋”很高兴地答应了我,并把那“桑糕”整块地递到我的手中。这以后,我又以同样的方法骗取了“红脸蛋”多次的“桑糕”。十五号到了,我吃“桑糕”累计赊账欠下四元伍角五分。我开始不敢往“路尾巷”走,而绕道现在的武装部那儿上学。“红脸蛋”着急了,她四处打听我家的地址,并赶到德化一中我父亲办公室,当着许多老师的面涕泪交加地把我赊账的来龙去脉详告了父亲,父亲气得脸颊通红,半天说不出一句话。当天晚上,我受到了父亲十分严厉的鞭打和斥骂。第二个月的十五号,我父亲寻到那“路尾巷”,还给“红脸蛋”钱,还买了很大一块的“桑糕”回来。当天晚上,全家人端坐在那两张课桌拼在一起的并不算是餐桌的座位上,父亲亲自操刀把那“桑糕”切成五块并安放在五张碟子上,由母亲分别放在三个弟弟和父母的面前,就唯独没有我的份儿。那时,我默默地离开桌子,呆坐在房间的角落。

我知道这是父亲一片苦心的安排,在貌似故意奚落我的同时,也是在以另外一种别具匠心的方式教育我。

那时,我母亲在秀湖小学(现在的丁溪第三实小)教书,我们的家也安在这儿。

秀湖小学到德化一中有条近道,只要直接穿过车队宿舍就行。我父亲到一中上下班都从那走。周六的一天,我闲逛到车队宿舍,中午时分,一整排的木制房舍空无一人,我溜进一厨房,看到板壁上挂着一把呈弯形、黄澄澄的铜勺,心里想,那是可卖钱换糖的,反正现在也没人看到何不取了它去。我摘下那铜勺藏于衣服腋下,转身就走。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这事没几天就败露了,那铜勺的女主人是车队周边远近闻名的恶婆,虽然我父亲赔了加倍的钱,还连声道歉,可那“母夜叉”还一口一个“半路死”、“夭寿”地骂个不停。我父亲当时没有说一句话,脸色一阵青一阵紫,任由那女人奚落而去。我哆嗦着身子,等着父亲最严厉的惩罚,可他却一把拉过我,紧紧地把我拥在他那宽大的怀中,没有再说一句话。我依偎在父亲的怀里,抬头看见父亲的脸上流下两行清泪,我泣不成声、悔恨难当!

从此,父亲再也没从那车队宿舍的近道走,而改从较远的道路上下班。

父亲退休后,我在浔中学区当校长。那时,我们弟兄几个在“程田寺格”山上合建一座房子,父母亲和我们住在一起。儿孙绕膝、合家欢乐,那段时间,父亲很享受,也很高兴。

随着东大路和南门片区林立高楼的兴建、崛起和诱惑,我那想往交通便利的山下买房居住的念头便悄悄萌生。在一位老朋友的介绍下,我偷偷地看好了外贸集资房的一套房子,并预交了定金。我深知父亲喜欢几代同堂的思想,便和我爱人商量,这事还是不说,待以后再慢慢告诉他老人家。没曾想,我那老朋友在一次作客我家时竟漏了嘴,把我买房的秘密给说了出来。

第二天中午,我和爱人下班回来,在房间的门下捡到一塞进的纸条,那上面写着:XX吾儿,兹定于1997年10月12日晚上七点在二楼阳台召开家庭会议(女的不参加)。切切!父亲,即日。看了那字条,我很错愕茫然,双亲所住与我的房间仅一墙之隔,却用这样的方法传递信息与我,真让我哭笑不得!当晚的家庭会议由我父亲亲自主持,在十分严肃的气氛中进行。过程当然少不了父亲对我过去诸多让他深感耻辱的往事的数落,以及有人试图脱离大家庭的含沙射影的严厉谴责,和我万般无奈的苍白解释等。后来,若不是我写信让远在香港的舅舅赶回来做我父亲的工作,我是万万不敢搬迁往山下的。

2009年4月6日,父亲病重住院,我含着泪听他说的最后一句话是:“孩儿呀,我就要走了,今后,你一定要好好做人,别让我在九泉之下不放心呀!”

父爱如山,而今我已经享受不到如山的父爱了,“子欲养而亲不在”!因此,有时间的朋友们还是常回家看看,尽量的多陪陪父母吧!

在这个属于父亲们的日子里,祝愿世上所有的父亲们节日快乐!健康长寿!!

[上一篇]:绿色宝库——戴云山
[下一篇]:燕子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