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山蚂蟥
福建戴云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  2014-08-01  郑那君  阅读:

常上山的人,应是最惧雨季里上山了,因这季节不但山路湿漉难行,最恼人的还有那防不胜防的山蚂蟥。

蚂蟥又名蛭,是一种吸血环体动物,有旱、水、寄生蚂蟥三种。山蚂蟥是村民给的俗称,其实就是旱蚂蟥。第一次近距离目睹它的横行是在早几年的一次科考中,遭难的是位同行的女大学生。记得当时,已下山回扎营地,一伙人聊得正欢,忽一尖锐惨叫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击耳膜,原来是一名女生突然发现腿上鲜血流淌,一只又黑又粗足有食指长的山蚂蟥正吸挂在她小腿上。她急得直跺脚,可山蚂蟥就是纹丝不动,一男生赶紧取来纸巾,盖住山蚂蟥,想要用手拔拉掉,可这山蚂蟥“赖皮”极了,怎么用力也徒劳。拿盐来。一声惊醒梦中人,一伙人方记起对付正在行凶的山蚂蟥,最好的方法是撒盐,这不,一撒就下来了。喊话的老师,又取来药水,帮她处理了伤口,并交待其万万不可用手去抓挠,说遭山蚂蟥叮咬时,虽没有任何感觉,但流过血的伤口会发红、变青以及发痒,倘若抓挠,怕会引发伤口感染或形成溃疡。

有了这次的亲眼目睹,接下来每逢雨季需上山时,我都胆颤心惊,扎紧裤脚做好绑腿(脚面和小腿是最易受到山蚂蟥攻击的部位,又因其叮到脚后,还会往上爬,直至有障碍物如裤腰带挡住,所以最好把裤脚别在袜子里并绑紧),此外还照着书上教的,利用山蚂蟥怕碱的特点,随身携块洗衣皂,在途经山蚂蟥密集地时,厚厚涂抹在鞋子、袜子和裤子上。这招还是挺管用的,让我多次有惊无险地避开山蚂蟥的袭击。

第二次近距离接触山蚂蟥,是在今年初夏上七里洋观测调查两栖动物时,不同的是,这回我们猫玩老鼠般捉弄了山蚂蟥一回。那还是个小雨天,据说这也是山蚂蟥最为活跃的天气,席地休息时,忽见一同事的白色袜子上,一只山蚂蟥正立直身躯,用尖细如针的前端,朝袜子细密的纤维缝里刺,欲图行凶。这是我第一次见到饥饿状态时的山蚂蟥,以前只听说它们身体细小,只待吸过血,其个头才会急剧膨胀粗大,没成想竟是这般细小,还不到一根绣花细针大。同事取来一根香烟,点燃,用烟熏山蚂蟥。这时候的山蚂蟥像足了舞台上的小丑,左跳右窜——即先用前吸盘固定,然后后吸盘迅速松开,这样交替松固前后两端吸盘得以弹跳前进,整个过程,山蚂蟥的身体忽而伸长变细,忽而缩短变粗,伸长了缩短,缩短了再伸长,细了又粗,粗了又细,如此反复交替变化……同事又换了个方式,用小树枝摇了摇山蚂蟥,只见它快速缩短后又卷成一团,呈假死状态。

“呸,山蚂蟥这丑东西就是会装,平时装无辜装弱小暗着算计就算了,现遇急时竟装死装可怜了。”另一同事气愤填膺说。“是啰,这丑东西鬼着呢,常躲在枯枝落叶下,靠着比那狗鼻子还灵敏的嗅觉,乘人不备,搞暗里偷袭。”同事显然打开了话匣子:“据说这丑东西还会爬树,时时处于机警状态,常吸附于树叶或树干,身体不停地向四周摆动,别以为它在休闲,这是它在探明猎物的方向和位置……”因了工作性质,常受到山蚂蟥侵袭的我们,最终还是放了它一条生路。

不知怎的,山蚂蟥让我想起了一类人,——伪善而又卑劣。

[上一篇]:嗨,肥螈先生
[下一篇]:绿色宝库——戴云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