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嗨,肥螈先生
福建戴云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   2014-09-03  郑那君  阅读:
嗨,肥螈先生,你好!在戴云山上,望日出日落赏鸟去云来,日子过得还好吧?现在的你,是仰着头看那薄雾飘转,还是在枯枝草丛自在地漫步,抑或静卧溪峪的石隙间小憩?无论在哪,你一定还是那样地从容吧,就因在你身边的就是戴云山。

知道不,那天在七里洋的莲花池里遇见你,同行为此兴奋地又叫又跳,怎么制止也枉然。是的,常与大自然接触的我们是这么容易知足,只为你的出现或是金斑喙凤蝶的来临,抑或阳彩臂金龟的现身,一伙人不分年纪都高兴得忘了形,因为你们安心地以戴云山为家,便是我们最大的心愿。

初次遇见,你那粗短的四肢和不带鳞片的光滑圆润体表,让我以为是传说中的娃娃鱼。只是,因了你那20厘米不到的身躯上布有类似豹纹的黄色斑点,带路的护林员一口否定,说娃娃鱼的体形较大于你,身上颜色比你浅,头部是扁扁的,而你的头部钝圆似秃头的和尚,为此他们也唤你“水和尚”。虽说你体形小,却让我们见识了属于你特有的傲性——即使成了我们掌心里的“猎物”,你的头颅还是动不动就骄傲地向上竖着,像个拒绝投降的将军。以山为家的护林员,说起你来,显然乐开怀了,说每每夜深,便是你最不安份的时候,常趁着夜色掩护,在露出水面的石块上来来回回爬行玩耍或守候于岸边的草丛中觅食,偶尔也发出“呜汪呜汪”类似刚出生不久的小狗的叫声,为此他们又狗鱼、狗鱼地唤你,如唤自家儿女阿猫阿狗之亲切。

在想,是贵族的身份总令你把头颅仰得高高的吗?是血液里流淌着骄傲,让你不屑人间烟火,只向往人间仙境吗?你的要求是如此之低又是如此之高——只需一洼清池,只需水蚤之类的小小昆幼虫便是你一生的慰藉,但是你对水温、水质等环境变化又是如此敏感,稍有差错,便可夺你性命。面对美食时,你一样骄傲如绅士,始终秉承着“愿者上钩”的原则,静静地守株待兔似一动不动地等待着,直到食物经过自己伸嘴够得着的范围,才饭来张口,即使处于饥饿状态,常做的也只是“画张饼充饥”—— 不时吃些周围细小的树枝或砂粒。这是不是“水和尚”的另一层释义呢?

他们说,你一出生就得不到父母的保护,你的一生也将如蝌蚪一样执拗于寻找给你生命的父母,只是你不得不面对永远找不到,即使面对面了也认不出来的残酷现实。请不要责怪你父母的心恨,这是生活的无奈,为父母的大多心软,它们怕你孤单,费尽心思试图给你一帮兄弟姐妹。只是由于落后的繁殖方式——虽然雌雄结合后,受精卵少则几十粒,多则两百粒一串,但由于环境变化和水流作用,那些受精卵的成活率极低。

据说,你们的祖先最先只在水中活动,在蕨类植物繁盛的泥盆纪,距今约4亿年了。他们忍受巨痛,历经皮肤角质化及呼吸、感观、神经等系统的全方位改变,又不惮其烦学习在陆地上爬行的本领,于是你们原有的一对偶鳍慢慢发展成五趾型的附肢,几近无暇地完成了从水生到水陆两栖的艰难巨变,成了脊椎动物中首次登陆的类群,也是世界迄今为止发现的第十种泥盆纪四足动物(即具有四肢的脊椎动物或陆地脊椎动物),也因此你们又有“四脚鱼”的别称。也许对于这些荣誉你有些不屑,可你知道吗?就是因为当年有了他们的勇气与隐忍,陆地生态系统才初步形成,地球上才有了恐龙,有了飞禽走兽,有了人类。所以,今天我要代表人类郑重地向你表达敬意!也愿戴云山大片的原始森林在为你们提供惬意的安居时,更为你们生命的延续创造奇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