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安静的回音壁
福建戴云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  2014-10-10  郑那君  阅读:

一方石壁,伫立于天地,依着山傍着水,几亿几亿年华的静默。

一弯清溪,叮咚叮叮咚,唱了几亿几亿不老的年华。

石壁披云戴雾,傲然屹立,欲揽天地日月;清流时明时暗,低眉浅唱,吟出一曲相依相随的绵长;叠翠的群峰,挽天的碧水……关于上寨村,有几多传说,几多拟喻,——香格里拉也好,世外桃源也好,是的,峭壁石上建村庄,传说里有多少美丽,就有多少智慧。而眼前这方浑然天成,据说可以回音的石壁,更是为传说添上美丽而神秘的华衣。

石壁,垂直高度数十米,几丈许长,几丈许宽,略有凹凸却又总体平齐,放眼远观,似一幅从悬崖上垂挂下来的巨大山水长卷,卷上枯燥与贫乏的光影里,有一群会唱歌会跳舞会说话的精灵……我在山的这头,石壁的对面,喂地一声;山的那头,石壁那边,喂地回了一声,低沉回旋的嗓音在空旷的山野里汩汩回响…… 当我不语,石壁也不语,任凭脚下相依相随的溪流,淙淙叮叮,撒娇也好,哽咽也罢,石壁就是不语,它惯于以冷的一面耽以沉着,将心底的热情,捂住,似水泥上身,只是呵,这窒息的,何止是它的咽喉?

石壁平静得没有一丝波澜。在想,这种平静,不是来自岁月的老练和世故,而是来自命运磨难后的超然与豁达。追溯远古的洪荒时代,一块无缘补天的顽石成就了一部旷世之作《石头记》,传说里,精美的石头在说话;现在岳麓山的“三生石”也还在绵绵诉说着前生、今生与后世的循循因缘……只是呵,眼前这方集亿万年精华的石壁,它的平静,源自于内心;它静默的根,藏于深深的地底;它不为尘世的一切所蛊惑,只追求自身的简单和丰富,荣誉、恩宠、权势与它无关;它无意抵制尘世,只因无欲,所以安静,又因安静,有了灵动,有了山谷里这抹别样的苍润与内敛。

顺石阶而下,沿着曲折石径,越过天然串联的五口水潭,我无暇顾及那因留恋上寨秀色,错过了回龙宫的时间,只得永远留守于此的海蚌仙女的传说故事。我只想多些时间,可以靠近这有灵魂又缄默的石壁,我知道,假如时空穿越,回到几千年前的年代,这里也许贫瘠,但一定不匮乏。贴壁而立,顿觉自身渺小如蚁,俯之,万丈崔巍,千层悬削,排山倒海而来的是石壁不容置疑的天生王势,只是它依旧一语不发。伸手轻抚,掌心里一股清凉温润之觉泛上思绪,我的心就此柔软、融化,石壁也似乎因着我掌心的温度而鲜活起来,掌心里似乎有它即将抒发的呓语,然而,终究它只以亘古的平静,独慰我内心深处的狂热向往。只是呵,此时此刻,我不再以为它是冰冷的,它胸腔里跳跃的蓬勃与丰富,不就是当年那个痴石如命,爱石头不爱江山的宋徽宗,一生所要寻觅的石头灵性吗?此时此刻,山是如此安静,水是如此安静,村庄是如此安静,石壁也是这般安静,这安静是如此原始,如此厚重。空气中,石壁前,我终于领悟——

生命的内核在浮世中想发出金属般的脆响,——惟有事先安静!

[上一篇]:清似莲花不染尘
[下一篇]:蝶儿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