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戴云山 一路走来都是景
泉州晚报  2014-11-04  郑那君 徐荣地 吴拏云  阅读:

树木丛生,山花、绿草点缀其间,戴云寺、青苔古道更增添了几许沧桑和静谧

青苔古道铭刻了时间的印记,述说着人间沧桑。

千年古刹戴云寺与戴云山交相依衬,给戴云山平添了几许禅意。

七里洋的松树傲立风霜

黑斑肥螈堪称戴云山环境变化的“活化石”

戴云山林木葱郁,山花烂漫,物种丰富,唯美动感。

 

核心提示

戴云山是闽中最高山,主峰海拔高度1856米,素称“闽中屋脊”,山脉主体部分位于德化县境内,山势雄秀,千峰奇崛。山脚有古寺戴云寺,据说始建于后梁开平二年(公元908年),已历千年风雨;山中有热情洋溢的原始山林、如火灿烂的杜鹃花海以及结满青苔的古道;山巅则有每60年会溢水一次的莲花池与梦幻草甸,数不尽的美景令人流连忘返……

肃穆整洁的千年古刹

古刹千年,与山同名。驱车来到戴云寺的时候,清晨的薄雾还未散去,被戴云山抱在怀里的戴云寺,裹挟在似幔如幕的云雾中,如此安宁,如此朦胧。

古刹据说始建于后梁开平二年,今修葺一新,雕梁画栋、飞檐斗拱,不时隐没于青松翠柏之中,红色窗棂、黄色琉璃与山中薄雾交相依衬,颇具情致。殿宇宽敞,由上、中、下三殿层层相接组合而成,两边厢房与主殿连成一体,殿、堂、坛、室,风格各异。供奉的释迦牟尼、阿弥陀佛、药师佛、地藏王、观音和慈感、袒膊祖师,彩色漆身,面目和善。相传当年袒膊祖师释知亮不论春夏秋冬,常袒露一臂化缘于市,人呼之为“袒膊和尚”,因倾慕钟灵毓秀的戴云山,遂与其师慈感从泉州开元寺徙居至此,结庐讲演佛经,说法传道,后来两位僧人同被崇奉为戴云开山祖师。

漫步寺中,木鱼声声,檀香靡靡。那高悬的彩幡,绕柱的雕龙和历代当地知名人士撰写的木刻楹联无不为肃穆整洁的寺院平添了几许禅意。还有那明代书法家张瑞图所题的“豪余精舍”和 “一堂清众”两幅匾额,一笔一画如山上的黄山松一样曲伸有度、雄劲清奇。那株据说与寺同龄的千年金桂,枝繁叶茂,浓香四溢,而最打动人心的,莫过于那已越过屋顶的枝叶依旧在朝着阳光努力生长……

充满生命张力的原始林

从远处看,戴云寺后这座山林似乎是无法进入的,但当我们靠近时,它就热情地张开双臂——乔木阔树林、针叶混生带林、交错混生的高山竹、大大小小的黄山松、低矮的灌木丛,依着山势波状起伏,似乎在演绎着百样人生的精彩。

落目之处,你看到的或许是那株不起眼的蒲公英,看着它随风摇摇摆摆,慨叹它忍耐的坚强和朴素的纯美;也可能是那轰轰烈烈的漫野山花,那灼灼的色彩,一路摧枯拉朽地漫延远去;抑或注目那处处彰显着生命的满谷林木,一切的一切都充满生命的张力!是的,眼前的戴云山像一个七彩的魔方,海拔不同,沿途的植物群落就变幻着不同的神情;是的,戴云山是不寂寞的,2066种的植物,420种的动物,1645种的昆类,在这里共生繁衍,我们的到访只是为这一山的繁华,添加了些许不同的陪衬。

青苔古道凝聚人间故事

脚下这条进山的古道,是一条石头打造出来的路。大多数石头站得稳稳的,平整如坻,虽不尽方正整齐,但它们镶嵌在一起,和谐紧凑,让人心生安稳。那长在石上的青苔,黄绿相间,锈迹斑斑,似一个正在等待揭开的古老故事。道的两旁,绿树修竹茂密挺拔,阳光在此是那么吝啬而珍贵,偶有的一两次光临,令人置身其间却恍若梦境。时有山岩突兀,像护界的将军也好,像伺机出动的兽禽也罢,在些许的光影里是那样地斑驳陆离。

这条古道,也是一条钦定的官道。当年,修路的人要肩挑手运多少的石头,洒多少汗水方能浇筑而成?多少年的努力才可造就一条坦路?多少人从这一个石阶走上了那个石阶,一双双脚哪个台阶才是它们最后的停留?从这里,走过平头百姓,也走过达官贵人,走过步履蹒跚的老妪,也走过马蹄轻放的后生。可这一切的一切终究都过了,凝结在上面的只是一层青苔,还有些许的光滑。

七里洋与杜鹃花海相连

继续前行,阳光透过树木交织的缝隙洒下金色的光圈,山景益发清晰妖娆。随着海拔逐渐升高,沿途的植物群落也悄悄然发生着变化,原是低矮的灌木丛及交错混生的高山小竹,现则出现了大片的黄山松林,这就是有名的七里洋。七里洋有没有七里我不知道,也无心去丈量。我的脚步是停不下来了,只身向着松树林奔去。

脚下嶙峋怪石遍野,松林却郁郁葱葱,松枝舒展,不翘不坠。大树底下小树众生。大树有大树的风骨,小树有小树的生机。大松的树冠像染了绿色的云朵,黑褐色的老干似逍遥的飞龙,灰白枯枝像剑似戟,好一派枯荣并济的景象。更有枯裂的树桩,历经风霜雨雪,依旧傲然不倒。

眼前比人腰还粗的老松挺身站立着,表皮龟裂得像久旱的大地。它独守了多少岁月,历经了什么,守住的又是什么呢?它是不是像个淳朴得动人的乡农?古褐色的树皮是它的底色,农民的肤色;墨绿的老叶、豆青的新叶是它惯有的表情,木讷而不乏刚毅。

七里洋的尽头有个山坳,那是个相逢就会害上相思的地方,只因那是杜鹃花的海洋。大片的杜鹃花豪情满怀,红、紫、黄、白、粉,把碧绿滴翠的戴云山点缀得分外妖娆,朵朵花儿似乎都在展喉歌唱,微风拂过,那火一样的无边灿烂,无不令在场的每个人为之震撼和感叹。

天池湿地中的奇异物种

地处戴云山海拔1600米高处的莲花池,又名天池,盛传该地有一处风水宝地,每六十年会溢水一次,且将整个山头都溢满,因出水的地方形如莲花,故得名。整座池为横条状的草生带,似香炉烧香的条,故又俗称向天香炉。一伙人决意绕个方向,去看看这片有着美丽名称又有着美丽传说的高山湿地。

说真的,眼前的莲花池,并没有我想象中的漂亮。一片湿地,一地芳草,几丛野花,还有那成片的可以当围墙的松树林而已。唐代高僧知亮曾诗曰:“戴云山顶白云齐,登顶方知世界低;异草奇花人不识,一池分作九条溪。”在旁的护林员热心介绍说,这里的源泊是有季节性的,雨季来临后,雨水会分作九条溪涧,往九个方向流去。原来,我们来的不是季节。

莲花池系山间盆地,整体形状呈长方形,地势平坦,走势由南向北,总长约1300米许,宽度最宽的有200米,平均约为100米,总面积将近200亩,其所处的位置海拔高度、面积之大,在省内实属罕见。池里水草丛生,灯芯草、茡荠、芦苇异常丰茂,还有些叫不上名字的小花小草,招惹着前来飨宴的峰儿蝶儿。随处可见的还有众多的小水洼,水洼里的水异常清澈,像一面镜子。更为幸运的是,我们不但在水洼里见着戴云山模式标本物种之一的戴云湍蛙,还见着了据说是环境变化的指示性动物之一,堪称“活化石”的黑斑肥螈(当地称为“四脚鱼”)。

欲再往池的中央去,只是脚下黑泥松松软软,忽深忽浅,惊觉这个“大脸盆”湿地可能是实实在在的沼泽地,我们不禁心生畏惧,不敢再贸然靠近。

安静不下来的山谷

这个季节里,戴云山是怎么也安静不下来了。听,是山涧唱起山歌了吗?还是脚下积淀了几千年的枫叶发出了喜悦的低吟,绵绵柔柔的,挟着草木馨香拂过耳际,使人醺然欲醉。轻点,你的脚正踩中匍匐于地表的地稔呢,它疼痛得发出呻吟了。戴云山脉,仿似一部3D立体电影。唯美,动感。序幕一经拉开,流淌在眼前的,是一个纯净的世界。悠闲自在的白云窝在明净悠远的蔚蓝天空里,一抹金色的阳光此刻正好穿出云朵,将迷人的光芒挥洒在山川万物上;一眼望不到边广袤的高山草甸,周身泛着让你心醉的青润,点缀其上的,是温柔清新,红的、黄的、白的、紫的各色花朵,如梦如幻,每每相看总不厌。

几经努力,终于登上了主峰。山的那边巉岩壁立,极其险要。雄峻陡峭的山梁绵延数千米,从大戴云山腰突起,似腾舞的巨龙,横亘耸立于群山之中。站在这与天相接的顶峰之上,拥有着360度的视野,环顾这素有“闽中屋脊”之称的戴云山脉,看崇山峻岭,数叠嶂层峦,或许大家都会如我一样,久久不愿离去。

[上一篇]:莲花池的秘密
[下一篇]:清似莲花不染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