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走,带你上仙山赏摩崖石刻去
福建戴云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  2015-09-18  郑那君  阅读:

 

核心提示摩崖石刻起源于远古时代的一种记事方式,指在山崖石壁上所刻的书法、造像或者岩画,是古代的一种石刻艺术。九仙山主峰海拔1658米,是闽南著名的旅游胜地和佛教活动重要场所之一,现为国家4A级旅游景区,该景区风光旖旎,气象迷人,藏有丰富的文物,特别是集宋、元、明、清时期50余处的摩崖字刻和诗刻,更是为仙山增加了深厚的人文内涵。

正文:九仙山,位于德化县西北的赤水镇,素有“中土蓬莱”美称,早在南北朝,就有求道的隐士慕其秀美在山中炼丹修行,到了唐代开元年间,有僧邹无比与徒弟普惠创建了灵鹫岩,九仙山成了佛道同在的山岳。后来,佛教的香火一日比一日旺盛,甚至盖过了道家,声名远播闽台及海外,为闽南佛教活动的重要场所之一。由于宗教的兴盛,这里的一岩一石一景一物,大都被在这里修炼的先人一一点化,零零散散地落在石刻上,这些题刻大都以气象站为中心,呈扩散状分布于四周的岩石和摩崖上,其中以西南区域弥勒洞周围最为密集,形成了一个独具特色的禅思体系。

——中心区域,仙山极顶只有天。

驱车直达灵鹫主峰,入眼的是高插云霄的绝顶奇岩和依岩而建的灰褐古屋——九仙山气象站。气象站建于1955年,曾一度为古老的仙山带来时尚的鲜活气息,只是历经风雨沧桑,如今已破旧难掩,斑黄的锈迹跌跌撞撞爬满了铁制的门窗,斑驳的墙皮里有了岁月流淌的痕迹,就连那无数人走过的台阶缝隙里也探出了柔软的青苔……立于山巅,脚下云雾缭绕,视野开阔,北侧有一傲踞的绝顶岩石,上刻只有天三字,远远望去,与天相接,直指苍穹。周遭的峭壁上还有“极于天”、“直上云霄”、“峻极于天”等形容山势挺拔、高插云际的景物题刻,只言片句里,九仙山高峻巍峨的气势便喷薄而出。只是大家的心理都明白,无论谁伫立于“尺五天”之上,都无法“极于天”,也深深领悟人的一生,只有站得高才可以望得远,只有望得远把心打开才可以走得远走得好,毕竟山外有山天外有天,受困的只能是我们的行为而不应该是精神。

据说山巅上原还有一块巨石,人称“仙棋盘”,棋盘上尚留有“将、仕、卒”三枚棋子,传为九仙奕棋的遗迹,可惜在建气象站观测台时,被无意打毁。传说当年一樵夫沉迷观棋忘了回家,待回家时已儿孙满堂,方晓得是遇到神仙了,遂返,只是仙人已去,樵夫徒生懊悔,连连哀叹只有天,只有天……再传明末年间,山下琼溪村有个叫赖垓的年青人,挑来残简,在山的另一边一个叫“摩云洞”里面壁攻读,后中进士。赖垓一生崇尚名节,为了名节不被沾污,弃官归乡结庐,寄情山水。后人为记其事,在摩崖上刻“面壁”两字留念,又称“摩云洞”为“赖垓洞”。这是后话。相传有天赖垓听说了樵夫观棋一事,也为其感慨,遂在石上刻下了“只有天”以做纪念,这就是“只有天”的由来。

——西南区域,摩崖石刻集中营

从灵鹫山顶沿着西南方向的山脊,一伙人来到大千世界。这是个千石堆叠的地方,有状若巨人,有形同草芥,有凌风而立者,也有隐匿而藏者,俯仰之间,伫立成山尖的巍巍奇观。再往前,斜在路旁的岩石上,有一个宽近一尺、深六七寸的小坑,坑底有水,浅浅的,据说久旱不竭,当地为此称它为仙井。再往前不远的路侧岩壁间有一个由几块岩石随意堆砌而成的石洞,远观又似一间石室,洞顶上刻有天然室,大概缘于此。只是外形虽似一间室,里面却不大,只能容一张床大小,据说这就是唐开元年间邹无比修真坐禅之地。这一说,越发觉得“天然室”的名字取得好,有着不事雕饰和夸张的朴实自然,也有佛家推崇简约素居的禅意。

走出天然室,穿过狭窄的云路,就是有名的“弥勒洞”。 据载“弥勒洞”原为“九仙洞”,八仙常在此聚会娱乐,严重打扰了在天然室里修真的邹无比。邹厌其聒耳,一气之下,动手将洞内一形似张果老的巨石改雕成弥勒,众仙摄于佛法,遂从洞顶上的“飞仙台”飞遁海外,仙乐遂绝,只留下“蓬莱第一”的题刻让后人来圆成仙得道的远古之梦,“九仙洞”也为此改称为“弥勒洞”。在这个传说里,或许有心的你,就可隐约窥见九仙山由道教逐渐演变为佛教的发展历程。

相传九仙洞,也就是现在的弥勒洞,是由仙人一块石头一块石头垛迭而成的,石与石之间只有少许的衔接,其中一巨石由一小石支撑着,路过总担心风儿会将它吹落了,可这担心明显是多余的,至少目前它依旧安然无漾地立在那,由不得感叹先人把“四两拨千斤”的原理运用得极为巧妙。移步进入洞中,一股静幽的清凉伴着微微的檀香扑鼻而来,恍惚间,一组五行竖写的红色诗刻跃入眼眸,是明万历卅二年(1604)明通进士郭维翰题刻的“直入琀砑洞、摩云迥接天,漫言勾漏隐,烈处可探玄。”旁侧还有无名人士题刻的“洞里乾坤别,山中日月长”对联。据传这幅绝对的上联是早年一个姓周的秀才所出,但下联直到周秀才去世很久了还没有人能够对出。周秀才心有不甘,阴魂不散,化作一只小鸟,天天在弥勒洞前啼唱:“洞里乾坤别……”直到明末年间,在摩云洞里苦读经书的赖垓,一日来此参禅,惊闻小鸟的啼唱,又见夕阳西下,已近黄昏,心有所感,随口应道:“山中日月长。”小鸟闻后即回应唱道:“感谢翰林赖大人知遇之恩。”从此,“洞里乾坤别,山中日月长”成了九仙山的千古绝对。

 

当然,最惹眼的还是静座洞中的弥勒石刻造像。造像高2.7米、座宽3米、周长近9米,是闽南地区年代最早的弥勒石刻造像,虽经千年风化,线条依旧清晰,保存得异常完好。弥勒袒胸露腹、慈眉善目,与往常所见到的大开笑口模样不同的是,它的神态异常平静,双目微阖,运筹帷幄之中有一种胸怀大志的坦荡与自信。我想,在它乐足的神情里一定寄寓了当年邹无比平心静气独享天籁的佛道禅悟,此时此刻,能否感知得到邹祖师超凡脱俗的境界,那只能看你自身造化了。据说九仙山上,可与眼前弥勒造像相媲美的人像造刻在山的另一边,一个叫“补陀岩”的洞口前,是一尊高近1.70米的“戴冠观音石刻造像”。观音造像分头和身躯两段雕刻,整体造型如同弥勒简练流畅,服饰纹理也清晰,可惜面部风化严重,为德化稀有的元代石刻造像遗物。

弥勒洞内外的摩崖为九仙山石刻最为集中的地方,这不,刚步出洞外,抬头,洞门上又有明代进士、刑部侍郎詹仰庇留下的横写“兜率陀天”题刻,左方竖刻“侍郎詹咫亭”,右方竖刻“温陵张文奎” 字体不大,但遒劲飘洒,颇具韵味。再往前,两旁巨石堆叠,状如大门,这便是从山底往上步入弥勒洞必经的“圣门”。“圣门”正中有两行竖写的“丹鼎何年鹤驭,白云此处仙家”诗刻,西侧顶端有一巨石如鼓,为“天鼓”。当地群众视“天鼓”为弥勒居住的陀兜率天洞内的法宝,与之相对的是一样以石头形状命名的,凝视苍天的“天狗”,天鼓与天狗一并镇守于圣门,保护其净土之意……

 

大凡佛道同在的山岳,必定潜藏着大彻深悟的东西。九仙山历史悠久,每一寸山头几乎都遗有先人履过的足迹,千余年来,多少人事都已湮没无闻,但时至今日,这些藏在深山皱褶里或自然造化或经艺匠加工而成,被赋予古老神奇传说的摩崖石刻饱受着时光风雨的冲洗,有的字迹已模糊难辩,但大多龙飞凤舞,遒劲开张,犹如自身所携带的珍贵的与众不同的艺术价值,不仅颇具审美情趣,更不失为探寻九仙山人文内涵的好线索。